安迪是个春卷啊

专注安包 沉迷安迪

你说的不难 【1】

    包太走了。

   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,即使一米之内的两个人对视也看不清对方的脸。

    包奕凡,一向很坚强的男人,在安迪面前表现的更是强大。可此时,他面对生老病死,面对人情世故,还是会脆弱不堪。

    他撑着伞默默退去,蹲在离安迪较远的地方放声大哭。他不想让安迪看到他的样子,安迪已经很脆弱了,他要在她的面前做一座靠山。

    雨越下越大,但是安迪仍能看到他在哪儿。

    “包子……”安迪放下雨伞,轻轻搂住包奕凡。

    “傻瓜,下这么大的雨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 “包子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让你爸见缝插针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傻瓜,这哪里怪你啊……是他本来就下好的局……你回车里好不好?不要感冒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不走,我也要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 包奕凡只好起身跟着安迪回到车上,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哭了,只好努力让自己眼泪决堤。

     安迪开着车,内心并不平静,甚至很痛很痛。她想,是她亲手害了她最爱的男人,是她让她最爱的男人受伤了,可是她的男人却不怪她,不骂她,反而是像从前一样继续心疼她。

     安迪越想越难受,看看身旁的包子,脸上还挂着深深的泪痕却已经睡去了。

     一向不懂人情世故的她也被打动了,她恨自己为何要去伤害包太?她是在玩火,她是在伤害自己最亲爱的人!
    

    欢乐颂

    “包……”安迪刚想叫醒包奕凡,但是他好不容易睡去,好不容易暂时地忘掉痛苦,她怎么忍心再看包奕凡哭一次?包奕凡再也没有妈妈了,一部分的原因在安迪身上,她以后怎么面对包奕凡?安迪不敢再想下去,总之包子醒后还是会难过,干脆自己安慰他算了。

     “包子,醒醒,到了!”安迪轻轻晃着包奕凡,轻轻呼唤着他,生怕一不小心惊扰到他的心。

     包子却没有动。

     “包子?”安迪提高了音量。

     包子还是没有醒。

     “嘿,包奕凡,下车了!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不会是病了吧?

     安迪摸摸他的额头,的确很烫。

     “你这磨人的坏蛋,叫你好好撑伞了。”安迪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包子身上,偷偷地笑了。

  
     医院

     “嘿,包奕凡!你醒醒!”安迪连续推了包奕凡很多下,可他却丝毫没有动。

     “我要生气了!”

     “宝贝儿……”包奕凡突然紧紧地抱住安迪,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落,如同窗外的雨一样,打湿了安迪的肩膀。

     安迪气不起来了,“乖,你生病了,我们要去医院。你起来好不好?”

    “谢谢你宝贝儿……谢谢你能陪着我……我想去见我妈……让我死了算了……我这样也是连累你……”

    “包奕凡你说什么呢!你这样子你妈怎么安心!你要是敢乱来我也不活了!”此时,安迪的眼眶已经充满了泪水,她最心爱的人,怎么变成了这样?

    包奕凡怎么想也想不到,一向冰冷的安迪竟会说这样的话。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了,乖乖的下车。

   
     包奕凡输液的位置很靠近窗子。

     今天的雨很奇怪,下得又大又久,往常这么得到雨,最多半个小时也变小了。可是今天下了一个上午了,还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 他低头静静地听着雨声,又抬起头看着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,仿佛母亲就在身旁。

     安迪说不出一句话,她不知该怎么安慰他。她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。如此柔软的亲情,突然失去的感觉,她怎会懂?也许,她只懂伤心和难过吧。

    “宝贝儿,我就只有你了,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?”包子突然转过身来搂住安迪。

    “傻瓜,我怎么舍得放开你的手。但是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哦。”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 “第一,想哭一定要哭出来,不要背着我偷偷喝闷酒,偷偷哭。第二,你一定不能嫌弃我的病,不能抛弃我。就这样。”
   
     “遵命,老婆大人!”

     “切,谁是你老婆。。”

     “反正我家快有新的包太太了!”

     “还会开玩笑,证明脑子没被烧坏。”

     “我不开玩笑,我要给我妈带个儿媳妇,将来还要带个孙子,带个孙女,还有曾孙子,曾孙女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 “好了,乖乖养病,你好了你妈才放心啊!”

     恋人,在对方最累、最难受时相互扶持,又怎能不长久?

评论

热度(23)